在風中。














沒有停止的跳舞
沒有停止的跳舞
沒有停止的跳舞
沒有停止的跳舞
沒有停止的傻笑
沒有停止的傻笑
沒有停止的難過

裝/愛是什麼?














說這是愛,你的愛。
說這是愛,你的愛。
說這是愛,你的愛。

說這是你的愛,愛。

無限的/夕陽好。











很多話,雖然沒說,
但我知道。儘管模糊的,
卻又叫人沒能否認。

就和夕陽一樣--
夕陽沒說話,
但我知道,一天就要結束了。

走過。














這條路,我們走過。

路的盡頭是什麼?
走過的這條路又是什麼?

這條路,我們走過。

心。你的











看見的,彷彿是一片奇景。
說,這是你的心,
聽了,有共鳴。



風吹散了我們。












像雲似的,風吹,散了。

風把我們吹散了,
久久都沒能再相連。

兩顆心,曾經相遇,
卻也走散了。

噢,父親節。














父親節過了,
我想念父親。

容易養。真的。














在江畔之處,有人用驚嘆號說
你還真的很容易養!

我的雙眼也以驚嘆號敬之--
我有那麼容易養嗎?

這人初相識,說的卻也沒錯,
我是不難養的,容易滿足,
凡是真心,一杯“等一下TehC”也叫我興奮;
凡是真心,哪怕坐在風中沒說什麼我也滿足。

這,應該不難的,對嗎?

喜歡大家簡單的傻笑,
打從心底的。
想念那相視而笑的笑。

細水長流。














曾經天真的,我說,
要圓圓遠遠的。

三十幾個小時前,
數著盤子的羊排,叫貴;
還是吃了。輕聲細語的。

走在風中,我問,
怎麼來找我吃飯了?

走在風中,我說,
兜個圈;那頭說得空啊?

如今望著天,我想,
能延綿不斷的嗎?
此情。

百思不得其解。














一直沒能理解,
人為什麼要為不存在的心偽裝呢?

一直沒能接受,
人為什麼對別人的需要視若無睹?

一直沒能想通,
人為什麼忍心傷害一顆真誠的心?

一直沒能明白 ,
人為什麼按著自己的良心說謊呢?

為什麼了呢?
怎麼多了許多沒有答案的為什麼?

*這個夜眼淚悄悄滑下了。